广州离婚律师 > 离婚常见问题 >

大量面对着三十而离的90后,该何去何从

专业离婚律师发布2021-07-31来源:广州离婚律师网 26

  恋爱六年,结婚两年,离婚一年,29岁的梅芳目前是一位单亲妈妈,她有一个3岁的女儿。

  梅芳长着一张娃娃脸,有一双大眼睛,在一家集团公司担任主管。当新结识的异性朋友向她示好时,梅芳的内心总是很纠结,她不知道是否该告诉对方,“很多时候,他们都会默认我是未婚。”她说。

大量面对着三十而离的90后,该何去何从

  梅芳一度被离异的身份困扰,她尝试在社交平台上结识相同经历的90后。他们中大部分人的年纪不到30岁,却已经结束了一段婚姻。在这个圈子里,梅芳见识了各种支离破碎的婚姻故事。

  “现在流行三十而离,不再讲究三十而立。”

  每年3月份,离婚咨询量都会迎来一波暴涨。据民政部数据统计,2019年,90后占离婚人群的比例接近65%。

  回想过去的婚姻生活,梅芳没有一点留恋。她坦言,离婚就是“及时止损”。大多数90后离婚也这样,他们目的性强,要求更直白。无论是放弃财产,还是不要孩子,他们什么条件都能接受,只求速离。

  和父辈不一样,他们没有沉重的道德枷锁,也没有过多的婚姻禁忌。离婚看起来更随性、更自我。对他们来说,婚姻不再是一生的承诺,也不是一座围城,“能过就过,不能过就离。” 这是当下90后夫妻离婚的真实写照。

  1、短暂的婚姻

  梅芳和前夫是初恋,相识六年后走入婚姻。那场婚礼盛大而隆重,她觉得自己是朋友中嫁得最风光的。

  前夫的家境很好,家里在一座二线城市拥有很多套门面房。出嫁前,朋友们开玩笑说,她以后靠收房租就能月入八万。婚后,梅芳很快有了女儿,她一心扑在孩子身上。事业对她没有什么吸引力,她上班是为了摆脱带孩子的辛劳。梅芳天真地以为,她的生活将这么平淡而稳定地过下去。

  然而,婚姻生活和她的想象完全不一样,她和前夫越来越像两条平行线,难有交集。这场婚姻只维持了两年多,就烟消云散了。

  婚后,梅芳住在公婆家,和两位老人一起照顾女儿。而前夫在另一座城市工作,只有周末才回趟家。前夫和公婆的关系不好,回家后没有什么交流,只是偶尔逗逗孩子。

  “孩子的生育、养育责任都在我和他父母的肩上,他一直就是这个状态。”梅芳说。前夫不在家的日子里,梅芳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童养媳,住在别人的家里,喊陌生的公婆“爸妈”。有段时间,她宁愿多加会儿班也不想踏进家门。

  在异地工作的前夫赌博了几次,开始只是试水,却越亏越赌,无法自拔。赌债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,前夫再也兜不住了。当400万元的欠款摆在梅芳面前,她才意识到这段婚姻早已经危机重重。

  公婆替前夫还了这笔巨款,梅芳的父亲也出了一笔钱。离婚是父亲和公婆提出来的,三位老人担心赌债影响到梅芳的财务状况。当催债人不断找上门来,梅芳不得不带着女儿,连夜回到了娘家。

  像梅芳这样不到30岁离婚的90后,律师程刚接触了不少个案,有的甚至结婚不到一年,有的还频繁离婚。有的年轻夫妻一路吵着过来,有的是结婚没几天就来离婚,其中不乏“冲动离婚”。

  多地数据显示,90后正在成为离婚大军的主力。据河南省郑州市民政局统计,90后离婚数量已经占到全市总离婚人数的两成以上。湖北省十堰市民政局数据显示,在2019年离婚的夫妻中,35岁以下的占比达45%,男女最小年龄分别为22岁、21岁。珍爱网大数据也显示,90后单身人群中,未婚单身人群占84.09%,离异单身占比15.01%,其中每100个单身90后就有15人离异。

  2、离婚的理由

  梅芳的婚姻走向失败,其实婚前就埋下了隐患。梅芳的公婆没什么文化,靠炒房发家,说话非常直接,梅芳和他们并不亲近。母亲过世后,父亲希望女儿能顺利地进入婚姻,以免恋爱长跑没有结果。梅芳心里恐婚,但她还是顺从地接受了。

  如今回想,梅芳觉得当时的自己并没有多爱前夫,只是享受他黏着自己的感觉。前夫显赫的家世和体面的工作,成了这段姻缘最精致,也最脆弱的包装盒。

  “生活真的是公平的,你什么也不付出,就是会摔得稀碎。他一落千丈,我也是这样。”梅芳感慨道。

  她提起前夫,仍有一丝憎恨。“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,你要是知道背后的债务这么大,你不要叫我给你还钱。”梅芳现在不仅要养孩子,还要还债。当初坚定地结束这段婚姻,除了“及时止损”,也因为自己有足够的经济底气。梅芳家有三四套房产,对她来说,还有退路。“离婚吧,我总不能拉着父亲和女儿一起往坑里跳。”

  梅芳的一位朋友也是全职妈妈,没有工作,没有房子。她的老公在她怀二胎时嫖娼,然而女方的经济状况不利于她争夺孩子抚养权,只好忍气吞声。

  “她们会先衡量一下,我挣的钱够不够租房,够不够还房贷,能不能养得起孩子。”程刚接触的案例中,一些90后女性提起离婚的时候,确认经济条件允许,她们会很果断地结束婚姻关系。

  不像上一代人,她们不将就,也不惧怕离婚。程刚说,90后在面对婚姻时有更强的自我意识,更随性,注重眼前的生活享受,更看重婚姻带来的实际好处,但在长远规划和对婚姻的包容度上要差一些。

  程刚遇到过一对结婚不到一年就离婚的90后夫妻。感情破裂时,男方的态度非常坚定,丝毫没有回旋的余地。男方甚至希望女方立即从家里搬出去,永远不要再见到彼此。“他们在结束这段关系的时候,很干脆的。”

  但他们对于结婚的真正内涵没有想清楚,他们对于婚姻需要用心去经营和付出的心理准备不够好。“任何一段关系,你想要让它好,首先你要有付出的心态,去经营它,灌溉它。就像我们买的一盆花,你得先让它有阳光,有水。”程刚感觉到,90后对婚姻更急功近利,没有耐心去培育,这只会加快他们离婚的速度。

  如何快速离婚,也成为离婚律师们面对最多的问题。

  在他们看来,90后讲求“快准狠”,不拖泥带水。因为崇尚自由,90后对待婚姻任性又冲动。

  3、“从婚姻中得到了什么?”

  刚离异时,不知情的同事提起前夫,梅芳的脸上总是很不自然。她一度因为婚姻失败,觉得自卑又落魄。父亲常冷不丁地挖苦她,“你命如此,你嫁这样的老公,你以为你下半辈子还有什么,你可能这辈子就这样,你还想要翻身吗?”

  这场离婚让梅芳对自我有了重新审视。“要经营感情,要有强大的包容性,才能把婚姻过好,以前有饭钱就满足了,现在的欲望比较多,很多人都不太愿意妥协。”

  梅芳有时想,如果结婚后就劝前夫回家创业,或者自己去他的城市生活、工作,或许能更早地察觉前夫的变化,阻止这段婚姻驶向深渊。“夫妻关系,应该永远放在第一位的。”梅芳说。她反思自己在上段婚姻中,没有主动驾驭它,而是以嫁到别人家的心态,听从于公婆和丈夫的想法,随波逐流。

  一位前来咨询离婚的90后女孩曾哭着对程刚说,“我和他结婚这些年,他除了让我哭,让我难过,给我什么了?让我得到什么了?”男方听后很诧异,反问她,“你想从婚姻里得到什么呢?我又从婚姻里得到什么了?”

  类似的对话程刚听过很多次。她发现,大部分90后都会强调自己从婚姻中获得什么,他们希望从一段关系里得到滋养。“这一代人,他们对于眼前,想得更明白。”程刚说,“什么是眼前?就是我跟你结婚,能给我带来实际的好处。”比如一些90后女性,她们会在结婚前了解相关法律规定,对于房产的支配权利。

  程刚认为,现阶段的婚姻具备经济互助和情感支撑两种功能。当90后的经济条件相当时,经济互助功能被弱化了,人们对婚姻提供的情绪价值和情感依靠的要求就会提高。

  “一定要注意,婚姻不仅仅是有形的、经济上的、物质上的回报,也许就是一个人,陪伴你走了一段人生经历,在那一段经历当中,你自己的人生不那么黑暗,这就是收获。所以我觉得每个走进婚姻的人,多问问自己,我能为对方提供什么,而不是说我能从婚姻里得到什么。”她说。

  网络上总有人吐槽,数落婚姻的过错。程刚认为,这是对一段关系不慎重的表现。“婚姻其实没错,在你极度孤独的时候,它温暖过你,给过你安全感,它有错吗?你不能一味地要从这段关系里不停地获得,到最后得不到了,就回头来骂这段关系,想要结束这段关系的时候,又希望立即、马上。”

  相反,那些受过良好教育,经济相对独立的90后女性,对于男性在家庭当中角色的定位要求更高,她们更在意男性是否真正进入到婚姻关系中。

  “在城市家庭当中,男女分工的界限是模糊的。女性很多时候也可以换灯泡,也可以找人修下水道,男性挣的钱,女性也能去挣。我个人感觉,女性的自我成长在这方面比男性要快。女性已经进入到了一个自我教育,自我独立,自我要求的一种状态当中来了。有相当一部分的男性,仍然还停留在原来的男主外、女主内的心态当中。”程刚说。

  现在,梅芳对自己需要什么也想得更透彻。“未来要选择什么样的婚姻,有比较清晰的概念。”梅芳说,“我肯定会让下一段婚姻独立于两个家庭,而且在经济条件允许下,我才会生二胎。”

  4、离婚率有可能降低吗?

  梅芳的父亲感到欣慰,女儿快刀斩乱麻结束了这段婚姻,他担心拖下去又会发生什么插曲。梅芳回忆,当她下定决心和前夫彻底断绝关系时,对方恼羞成怒,甚至拿刀威胁她。梅芳的父亲放心不下,每天接送女儿上下班。

  “大部分的离婚都是女性提出来的,因为女性不快乐,女性的权利很少,女性很被动。要提高结婚率,先把女性照顾好。” 梅芳说。

  针对近年来国内结婚率下滑、离婚率上升的问题,一些地方政府推出了由政府买单,免费的婚姻家庭辅导服务,由“社工+志愿者”无偿为群众提供婚恋辅导、矛盾调解、心理疏导、法律咨询等服务。此外,家庭教育法草案也正在向全社会公开征集意见。

  去年9月,民政部、全国妇联联合印发了《关于加强新时代婚姻家庭辅导教育工作的指导意见》,提出要发挥家庭家教家风的重要作用,在婚前、颁证、离婚等环节加强和改进婚姻家庭辅导教育工作。

  目前全国已有54.3%的县级以上婚姻登记机关设置了婚姻家庭辅导室,为当事人提供情感辅导、心理疏导、危机处理等服务。

  以北京为例,一些家庭夫妻双方关系出现问题,他们不知道何去何从,“在这个阶段,就可以由政府出资购买家庭辅导服务,去给他们做一个关系上的梳理,教会他们换位思考,教会他们正确处理个人的纠纷。”程刚说。

  程刚现在还是两所高校社会实践课的老师,她会给学生讲解婚姻的价值,婚姻的理念,婚姻的信仰是什么,教大学生如何去看待恋爱和婚姻。

  今年两会期间,一些政协委员提出将婚恋教育设为高校必修课,“我是支持的。”程刚明确表态,“这部分的内容,没有人教我们怎么去界定,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,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进入到这段关系当中,我们如何去调试夫妻之间的关系,婆媳关系,翁婿关系,这个尺度应该怎么去把握。”

  各地民政部门也正在尝试做婚前教育。对于结婚的新人,民法典颁布以后,江苏省一些婚姻登记处开始增加结婚的仪式感,强化新人承担婚姻的责任和义务,将婚姻家庭导向一个温和、良性发展的方向。

  2021年1月1日正式施行的民法典,提出备受关注的“离婚冷静期”,有人问,这是阻遏“三十而离”的一剂良药吗?程刚认为,如果只是增加了冷静期,而不做其他努力,其实未必有实际的效用。在她看来,“离婚冷静期”暂停的不只是离婚的速度,也是离婚的态度。


    广州离婚律师网为个人公益性网站,旨在传播离婚相关法律知识,部分内容和图片来源于网络,仅作学习和交流使用。
    Copyright © 2021 广州离婚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099131号 网站地图
    统计代码